2员工被骂杀老闆‧天花板藏尸

2员工被骂杀老闆‧天花板藏尸(霹雳.安顺8日讯)两名汽车音响公司的员工疑不堪经常遭老闆责骂,竟联手持刀将老闆割喉杀害,再把尸体藏在天花板上长达3天。这期间,两名嫌犯照常工作,更驾驶老闆的豪华跑车载美女出去兜风,当其他员工投诉天花板渗出血水时,他们甚至若无其事地抹干净地面的血迹,并在事件揭发前逃去无蹤,结果于週一在吉隆坡落入警网。死者康永颂(36岁)尸体是在安顺曾吉容路一间汽车音响商店楼上的天花板被发现。根据警方初步调查,死者除了颈项有被利器割伤的痕迹,右肩、头部也留下伤痕,警方已将此案列为谋杀案处理,援引刑事法典302条文调查。尸体高度腐烂下霹雳警区主任伍国樑助理总监指出,警方是于週日晚上10时54分接获投报,指死者经营的商店二楼天花板上,发现死者的尸体。“尸体被发现时已高度腐烂,相信死亡多日,他的两名胞弟已经确认他的身份。”此外,安顺消拯局接到投报后,立刻派员前往现场,从天花板取出尸体。消拯局局长纳兹里透露,6名消拯员配上氧气设备,锯开天花板,才将已肿胀的尸体取下,并送到安顺太平间剖验,尸体过后将送到怡保中央医院,由法医剖解。两名来自沙巴的涉案员工,即18岁的多利基姆和17岁的卡文朝尼安,过后于週一在吉隆坡被警方逮捕调查。週一下午,警方已通知前往怡保中央医院太平间领尸的死者胞弟嫌犯落网的消息。疑受老闆责骂怀恨在心据悉,死者尸体发出恶臭时,两名嫌犯于週日傍晚7时才收拾衣服离开。他们之前曾要求另一名员工一起谋杀老闆,但这名员工拒绝,据说他们是因为经常受到老闆责骂而怀恨在心。此外,两名嫌犯事前更以割草为由,叫一名同事载他们到安顺市区的五金店买了一把一尺长的巴冷刀,但警方并未找到这把刀。这名同事也是死者的表弟。目前,死者的遗体将在安顺停柩治丧一天,并于週二送到实兆远火化。要求死者表弟载送买刀死者的表弟陈韦尚(18岁)以半工读的方式在汽车音响店工作,他说,上週四下午4时,他在多利基姆的要求下骑摩多载对方到安顺华景裕街买了一把长一尺余的巴冷刀。“他当时说要买刀来砍草。我们去到五金店,店主原本要收18令吉,多利基姆说是老闆吩咐买的,相熟的五金店老闆最后只收10令吉,想不到这把刀,可能就是用来杀害我表哥的兇器。"陈韦尚说,多利基姆把刀藏在他表哥位于安顺赛阿布峇卡路的一间餐馆,表哥生前在安顺经营两间汽车音响公司和两间餐馆。2嫌犯偷窃被炒老闆仁慈再聘用汽车音响公司头手朱艺昇声称,疑涉案的两名沙巴员工曾因偷窃而被死者辞退,直到一个月前,死者因仁慈而再度聘用他们。朱艺昇上週四晚与一名员工陪同死者吃晚餐,想不到却是死者最后的晚餐。他告诉记者,由于老闆不时会因心情欠佳或业务繁忙而外出,因此数天没出现,店舖也会如常营业,大家根本没想到老闆早已遇害,并被藏尸在商店天花板上。他透露,直到週日晚上9时,菲兹告诉他,商店楼上发出臭味,“我看到楼上后面天花板渗透血水,觉得不对劲,于是用木棍刺探天花板,发现有重物,便拿了楼梯爬上去查看,结果惊见老闆的尸体藏在天花板上。"姑母曾目睹嫌犯驾死者跑车死者的姑母姜秀珍提到,侄子康永颂失蹤这几天,她与丈夫曾见到其中一名沙巴员工驾着侄子的豪华跑车,较后也有人看到沙巴员工用跑车戴送美女出现在安顺新市镇。“我想当时永颂已经遇害,但目前失蹤的沙巴员工仍大胆地留在商店工作,还驾着永颂的跑车四处逛。"她说,週日早上,有人告诉他们,指侄子的跑车停放在距离汽车音响商店不远处的泊车位,她于是叫孩子陈韦向将跑车驾回商店。下午3点,她还跟两名沙巴员工交谈,如果当时她知道永颂已经遇害,相信就不会被两人逃走。“听邻近商店的东主说,他们看到这两名沙巴员工是在週日傍晚7点多离开。"招揽同事杀人‧被误开玩笑死者的马来员工菲兹透露,两名失联的沙巴员工曾问他要不要一起谋杀老闆,他以为对方只是开玩笑而不以为意。“我记得当时他们说到要杀老闆的原因是新仇旧恨,主要是老闆时常责骂他们。"菲兹认为,如果老闆真的是被这两名员工杀害,他们肯定计划已久,并早有準备离开安顺。他说,他是嗅到商店瀰漫臭味而询问多利基姆,对方声称是洗衣机的衣服发臭,菲兹也指示对方抹掉天花板渗透出来,并滴落地面的血水。2嫌犯店里伴尸2天死者弟弟康永隆(33岁)说,他与嫌犯聊过天,感觉对方好像孩子般,年纪最大才18岁,想不到会狠心下手。而且,两名嫌犯在哥哥丧命后,在店里“伴尸”住了两天至週日才离开,临走前更偷走哥哥同事的钱。“我哥的同事是在载送嫌犯到另一地点时,被偷走车上的钱。我哥哥的包包、身份证、钱包、支票簿及手表也被嫌犯拿走。”他相信哥哥是在週五凌晨遇害,因为有人看到哥哥週五凌晨载了两名嫌犯出去吃东西,过后就没有人再看到哥哥。他透露,两名嫌犯是沙巴土着,第一名嫌犯为哥哥工作年余后,偷了店内的东西后跟一名女人逃走,哥哥后来雇请第二名嫌犯。一个月前,哥哥哥突然重新雇用第一名嫌犯。“週五早上,第一名嫌犯到店里,说我哥叫他拿包包到某霸市,后来还跟其他人说我哥去了吉隆坡,说了几个版本,一会儿说跟朋友去,一会儿又说和其他人去。”他说,由于哥哥经常不接手机,因此家人打电话联络不上哥哥时,并没有想太多。杀人后谈笑抹地无破绽死者弟弟康永隆说,哥哥失蹤后,两名嫌犯显得非常镇定,还在哥哥尸体被发现的房间内抹地两次,甚至边抹边用他们的语言在谈笑,毫无破绽,根本没有人怀疑他们杀害了哥哥。他提到,哥哥的汽车音响店内共有7名员工,除了两名嫌犯,另5名是华人。“两名嫌犯到我哥店里工作前已经认识,他们住在店里,所以通往楼上的楼梯间门锁密码只有我哥和他们知道。”康永隆週一下午4时到怡保中央医院太平间领尸时,向记者形容哥哥是一个很拼的人,说话很直,但他认为这不是造成哥哥被杀的原因,因为就算说话再怎幺直接,也不至于会让员工下毒手。“我哥即使有问题也不会和家人讨论,生前没有甚幺不妥或反常,而且他正进行的生意计划跟两名伙计无关,我们不明白他们的杀人动机。”曾任英国汽车音响比赛裁判死者母亲谢月心说,儿子很有汽车音响这方面的天份,自己买汽车音响的相关书籍来研究,无师自通成为汽车音响专才,更曾受邀到英国汽车音响比赛担任裁判。死者父母康锦坤和谢月心是于週日晚上11时从实兆远赶到儿子在安顺曾吉容路经营的汽车音响商店前,看到店前驻守大批警员,才知道儿子出事。夫妇俩不禁泪流满脸。谢月心提到,她多次劝告康永颂不要继续聘请这两名有偷窃记录的沙巴员工,也不要跟他们住在一起,但儿子最终仍决定重新聘用他们。她指出,儿子未婚,曾有一名女友,过后因故分手,他便集中精神在生意上。此外,死者父亲康锦坤透露,他在失联后曾拨电儿子的手机,结果是沙巴员工接听,还说这是对方的手机。他第二次再拨电时,对方已关机。“他的公事包,其中手机、平板电脑等,相信被这两名沙巴员工骗走。”睡房到客厅窗下处处血渍死者经营的汽车音响店二楼,即案发现场是死者生前的睡房。事发后,除了房内床褥留下血渍,从睡房到客厅窗的地面都留有血渍,相信是死者受伤后曾不断挣扎,并尝试跑到窗口求救。原本,死者是在芭尾租住一间屋子,不过上月底因忘记缴电费而被中断电供,因此才暂时搬到商店二楼住。死者下有2弟1妹,两名弟弟曾替他打理汽车音响店。据悉,死者曾因两名沙巴员工偷窃手机而报警,但过后不计前嫌重新聘用他们。母:儿对员工很好死者母亲谢月心受访时说,儿子一向对员工很好,甚至信任员工多过家人。之前,儿子还曾送其中一名沙巴员工到吉隆坡受训一年,对方过后虽失去联络,但儿子最后仍聘用对方成为员工。她透露,儿子从事多种生意,包括饲养金龙鱼、买卖土地、LED广告,最近还接到一单卖地的生意,原本上週五要召开最后的买卖会议,但儿子却未出现,因此家人和员工一直都在找他。“他上週四晚跟我通过电话,说卖地赚了不少,我还劝他不要经常提起赚钱的事,以免别人对他不利。”她希望警方儘快调查清楚此案,让兇手接受法律制裁。‧2013.04.08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