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革命是史上最大骗局

农业革命是史上最大骗局

有些学者曾宣称农业革命是人类的大跃进,是由人类脑力所推动的进步故事。他们说演化让人愈来愈聪明,于是解开了大自然的祕密,于是能够驯化绵羊、种植小麦。等到这件事发生,人类就开开心心的放弃了狩猎採集的艰苦、危险、简陋,安定下来,享受农民愉快而饱足的生活。

但这故事只是幻想,并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人类愈来愈聪明。早在农业革命之前,採集者就已经对大自然的祕密了然于心,毕竟为了活命,他们不得不非常了解自己所猎杀的动物、所採集的食物。农业革命所带来的,非但不是轻鬆生活的新时代,反而让农民过着比採集者更辛苦、更不满足的生活。狩猎採集者的生活其实更为丰富多变,也比较少碰上饥饿和疾病的威胁。确实,农业革命让人类的食物总量增加,但量的增加并不代表吃得更好、过得更悠闲,反而只是造成人口爆炸,而且产生一群养尊处优、娇生惯养的菁英份子。普遍来说,农民的工作要比採集者更辛苦,而且到头来的饮食还要更糟。农业革命可说是史上最大的一椿骗局。

谁该负责?这背后的主谋,既不是国王、不是牧师,也不是商人。真正的主嫌,就是那极少数的植物物种,其中包括小麦、稻米和马铃薯。人类以为自己驯化了植物,但其实是植物驯化了智人。

地球史上最成功的植物

我们应该换个角度,用小麦的观点来看看农业革命这件事。在一万年前,小麦也不过就是许多野草当中的一种,只出现在中东很小的一个地区。但就在短短一千年内,小麦突然就传遍了世界各地。生存和繁衍,正是演化成功与否的基本标準。根据这个标準,小麦可说是地球史上最成功的植物。以北美大平原为例,一万年前完全没有小麦的身影,但现在却有大片麦田波浪起伏,几百公里内完全没有其他植物。小麦在全球总共占据大约225万平方公里的地表面积,几乎有英国的十倍大小。究竟,这种野草是怎幺从无足轻重,变成无所不在?

小麦的祕诀就在于操纵智人、为其所用。智人原本凭藉狩猎和採集,过着颇为舒适的生活,直到大约一万年前,才开始投入愈来愈多的精力来培育小麦。而在接下来的几千年间,全球许多地方的人类都开始种起小麦,从早到晚只忙这件事,就已经焦头烂额。

种小麦可并不容易,照顾起来处处麻烦。首先,小麦不喜欢大小石头,所以智人得把田地里的石头捡乾净、搬出去,搞得腰痠背痛。第二,小麦不喜欢与其他植物分享空间、水和养分,所以我们看到男男女女在烈日下整天除草。第三,小麦会得病,所以智人得帮忙驱虫防病。第四,不论是蝗虫还是兔子,都不排斥饱尝一顿小麦大餐,但小麦完全无力抵抗,所以农民又不得不守卫保护。最后,小麦会渴,所以人类得从涌泉或溪流,大老远把水运来,为它止渴;小麦也会饿,所以智人甚至得蒐集动物粪便,用来滋养小麦生长的土地。

智人的身体演化目的,并不是为了从事这些活动,我们适应的活动是爬爬果树、追追瞪羚,而不是弯腰清石块、努力挑水桶。于是人类的脊椎、膝盖、脖子和脚底,就得付出代价。研究古代骨骼发现,人类进到农业时代后出现了大量疾病,例如椎间盘突出、关节炎和疝气。此外,新的农业活动得花上大把时间,人类只能被迫永久定居在麦田旁边。这彻底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

所以说,其实不是我们驯化了小麦,而是小麦驯化了我们。「驯化」的英文domesticate,源自拉丁文domus,意思是「房子」。但现在关在房子里的可不是小麦,而是智人。

小麦究竟做了什幺,才让智人放弃了本来很不错的生活,换成另一种悲惨的生活方式?小麦究竟提供了什幺报酬,让人类甘愿受其奴役?就饮食来说,其实并没有更好。别忘了,人类原本就是杂食的猿人,吃的是各式各样的食物。在农业革命之前,穀物不过是人类饮食的一小部分罢了。而且,以穀物为主的食物不仅矿物质和维生素含量不足、难以消化,还对牙齿和牙龈大大有害。

而就民生经济而言,小麦也并未带来经济安全。比起狩猎採集者,农民的生活其实比较没保障。採集者有几十种不同的食物能够维生,就算没有存粮,遇到荒年也不用担心饿死。即使某物种数量减少,只要其他物种多採一点、多猎一些,就能补足所需的量。然而一直到最近为止,农业社会绝大多数的饮食,倚靠的还是寥寥无几的少数几种农作物,很多地区甚至只有一种主食,例如小麦、马铃薯或稻米。所以,如果缺水、来了蝗灾、又或是爆发真菌感染,贫农死亡人数甚至有可能达到百万。

再就人类的暴力性格而言,小麦也没办法提供人身安全。农业时代早期的农民,性格并不见得比过去的採集者温和,甚至还可能更暴力。毕竟现在他们的个人财产变多,而且需要土地才能耕作。如果被附近的人抢了土地,就可能从温饱的天堂掉进饥饿的地狱,所以在土地这件事上,几乎没有妥协的余地。过去,如果採集者的部落遇到比较强的对手,只要撤退搬家就能解决。虽然说有些困难和危险,但至少是可行的选项。但如果是农村遇到了强敌,撤退就代表着得放弃田地、房屋和存粮,很多时候这几乎就注定了饿死一途。因此,农民常常得要死守田地,双方拚个你死我活。

许多人类学和考古研究显示,在只有基本的村庄和部落政治结构的农业社会中,人类暴力行为造成15%的总死亡数,而在男性则是25%。现在的新几内亚还有达尼(Dani)和恩加(Enga)两个农业部落社会,暴力造成男性死亡所占百分率分别是30%和35%。而在厄瓜多的瓦拉尼人(Waorani),成年人甚至约有50%会死在另一个人的暴力行为之下!

慢慢的,人类发展出进阶的社会结构,如城市、王国、政府,于是人类的暴力行为也受到了某种程度的控制。不过,这样庞大而有效的政治结构,可是足足花了数千年,才终于建立起来。

农民幸福吗?

当然,农村生活确实为第一代农民带来了一些直接的利益,像是比较不需担心野兽袭击、风吹雨淋,但对一般人来说,可能其实弊大于利。现代社会繁荣富庶,我们可能很难理解弊处何在,毕竟这一切的富裕和安全,都是建立在农业革命之上,所以我们也就理所当然的觉得,农业革命真是美妙的进步啊。然而,我们不能光用今天的观点,来看待这几千年的历史;我们也应当用当代人的观点来看当代,可能更具有代表性。例如一世纪汉代某个女孩,因为家里的农作歉收而饿死了,她死前总不会说:「虽然我饿死了,但是我知道两千年后,人类能够吃香喝辣、住在有空调的豪宅里,应有尽有,那幺我的牺牲也都值得了。」

对于那个营养不良的汉代女孩、或是所有农民来说,小麦究竟给了他们什幺?对于个人来说,小麦根本算不上给了什幺。但对于智人这个物种来说,小麦的影响就十分深远。种植小麦,每单位土地就能提供更多食物,于是智人的数量也呈指数成长。大约在西元前13000年、人类还靠採集狩猎维生的时候,巴勒斯坦的耶律哥(Jericho)绿洲一带,大概可以养活一个有百名成员的採集部落,而且人们相对健康、营养充足。到了大约西元前8500年,野生植物的荒野成了片片麦田,这片绿洲这时养活了约有千人的农村,但相形拥挤,而且成员染病及营养不良的情形,比过去严重太多。

要衡量某一物种演化得成功与否,评断标準就在于世界上其DNA双螺旋的複本数量多寡。就像今天如果要说某间公司经营得成功与否,我们看的往往是该公司的市值有多少钱,而不是它的员工开不开心;而物种的演化成功与否,看的就是这个物种的DNA複本存在世界上的数量多寡。如果世界上不再有某物种的DNA複本,就代表该物种已经绝种,也等于公司没有钱而宣告倒闭。如果某个物种还有很多个体,带着它的DNA複本存活在这世上,就代表这个物种演化成功、欣欣向荣。从这种角度看来,1,000份DNA複本永远都强过于100份。这正是农业革命真正的本质:让更多的人、却以更糟的状况活下去。

但是,身为个人,为什幺要理会这种演化问题?如果有人说,为了「增加智人基因组在世界上的複本数量」,希望你降低自己的生活水準,你会同意吗?没有人会同意这笔交易。简单说来,农业革命就是一个陷阱。

摘自《人类大历史》

农业革命是史上最大骗局

数位编辑整理:陈子扬
Photo:Zoltán Vörös,CC Licensed.

上一篇: 下一篇: